傲慢与怠惰

【梦间集】假如你卸载了游戏!

╭(°A°`)╮这样子我还怎么下得去手卸载游戏orz崽子们阿妈爱你们呐~

文豪野犬:

☞假如你卸载了游戏emm


☞伪全员


☞全部为语音格式,大家靠想像啊







【绿竹棒】


“我丐帮兄弟,战无不胜,遍布天下!.......可若没了你,兄弟再多也没用了”






【金铃索】


“你走与不走,都与我无关......本该是这样的(哽咽)”






【紫薇软剑】


“再一次,被抛弃.....呵”






【倚天剑】


“我的心神,更乱了”






【屠龙刀】


“为什么要离我而去,难道是我还不够强吗”





【圣火令】


“要是我说舍不得,你会为了我留下吗......呵呵,开玩笑的”(苦笑)






【伏魔仗】


“小家伙也要独自出行了啊......”





【流光银刀】


“一见误终身.......啊,没什么,祝你一路顺风”





【秋水剑】


“你要去哪?还回来吗?”






【虎头金刀】


“小虎....小虎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再也不乱跑了!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御蜂】


“现在,又要孤身一人了”





【青光利剑】


“你,你要走了!?(慌张)”





【君子剑】


“姐姐不在了,连你也要离我而去吗”





【曦月刀】


“要走就快点,趁我还没后悔”





【真武剑】


“愿阁下,此生再无坎坷”




【神雕】


“我们雕都是很专一的,你要是走了,也把本大爷带走吧”




【玉箫】


“让我为阁下弹奏最后一曲”





【妙手白扇】


“在下给你变的法戏,已经看腻了吗?”




【毒龙银鞭】


“想从我身边逃走?......噗哈哈哈,你可以试一试”






【飞燕】


“这一次,换我追不上你了”





【白虹剑】


“本座不拦你,你走吧(叹气)”





【柳叶刀】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好不容易找到的容身之所,又没了吗...”




【淑女剑】


“你要走了?......也罢,那最后陪姑娘喝一杯吧”






【越女剑】


“有空的话,常来看看小妹啊.....”






【金丝冰绡】


“你要和那些鸽子一样,归巢吗”





【金刚降魔杵】


“我明明已经皈依佛门,为何还会留恋?”





【灵狐】


“你要是没有我,连路都找不到”




【分水峨眉刺】


“我,我不许你走,不许!!”







【玄铁重剑】


“我果然留不住小姑娘啊”





【洛阳扇】


“凡人,没有本公子的允许,你竟敢走!”






【冰魄银针】


“这世间八万字,唯独情字最伤人”





【齐眉棍】



“我果然还是......红尘未了”




【那迦】


“不要这样的,我很难过的,真的,我很喜欢你的”




【龙骨寒星】


“要是其他人,我才懒得留”





【孤剑】


“有些东西,我果然还是不到”





【灵蛇】


“一个,一个,都离本尊而去”








最后我唠叨几句


因为高三我卸载了很多游戏,但是后面又重新载回去,也许他们只是一堆数据


但是对我而言是一整个青春

没错就是这样→_→

什么某:

优夜大概是我前后印象差别最大的一个角色

好棒笑死了哈哈哈

孤倚云端:

没错是我( ´•ω•)ノ(._.`)摸摸头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死神先生真的可爱到犯规了orz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酒茨】

小火柴的专属脑洞机:

@Tepes 大佬吞x女装茨的配文

图见链接http://tepes.lofter.com/post/3ff710_10a41170

-------------------------


酒吞一向看不惯茨木举着杆烟枪装模作样的德行,好在茨木更看不上酒吞嘴里的廉价香烟,真他//妈没品,好像他俩还是跟在大佬屁股后头混吃等死的愣头青似的。于是他干脆利落的打掉现任大佬叼着的烂货,贴着酒吞的嘴唇把自己口中的高级烟渡过去,期望着能把对方逗出两声咳嗽什么的,哪怕是皱一皱眉也好。

可惜大佬总归是大佬,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压不住,那该有多丢人?

酒吞只闭目享受茨木难得的主动,等茨木自觉没趣儿了,才按着他后脑勺好好抽了口烟。不过……啧,这钗子还真碍事。不小心被扎到的酒吞这么想着,只犹豫了一下就顺手把茨木费心梳好的头发弄了个一团糟,发钗顺着后颈从领子里钻进去,干脆把衣服也豁出个大口子来。

也难怪茨木要生气的,天知道他今天可是早起了两个小时专门好好打扮,可酒吞看他只看了三分钟,拆开他只花了一分钟。真难得酒吞没能在这件事情上跟茨木保持默契,他以为茨木会高兴,他以为茨木穿成这副样子,本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在见到他的第一秒时就把他扒光的,自己这还算是延时完成任务了呢。

和服撕裂的声音愈发让人来气,茨木报复性的啃在酒吞喉咙上,一点一点沿着纹身的纹路舔过去,纹身的图案也让他讨厌,酒吞和他,两个人什么时候见过太阳?然而酒吞才没理会茨木的小打小闹,又或许他也算是回应了,毕竟相比于自己的喉咙,茨木最Min感的地方则在他头上的那根独角。酒吞眯着眼睛观察茨木今天带的角饰,还用手指不断撩拨,这小玩意儿倒挺有趣,长长的,一晃一晃的,也许换个地方带带会更好看?

茨木却是完全受不住,穿过环的角比之前还要Min感,这会儿随着圆环的摩擦,简直让他全身瞬间就发起抖来。

这下可真是气到了。

烟管隔着两层布料贴上酒吞的皮肤,高温终于让他如茨木所愿的皱了下眉,但也仅限于此,下一秒他就变本加厉的用舌头去伺候那根能把茨木激到浑身瘫软的角。

“酒吞!”

茨木忍不住开口,压着烟管的手却更用力了几分。

“拿开。”

酒吞其实并没动手阻止茨木,他现在只是有点好奇。

“你是想让我用它艹死你吗?”

【XS/瞎几把写随便看看就好】弗兰的独立调查问卷

云吞纸:

老梗了。主要内容就是【提起恋人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


这两天随便摸的鱼,大家别往心里去。


欧欧西属于我。






Fran其实是拒绝的。他从来没有如此希望过能自己独立完成一份作业。


虽然他的学校生活从两个月前才刚刚开始,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用自己少得可怜的校园经验判断这个老师绝对在瞎几把布置作业。
因为作业的形式是自由调查,而内容则是——




“看到boss我会想到什么?”Squalo挑起一边的眉毛,从报纸后面探出头看向Fran。
“当然是想到上个月超支的城堡维修费用,”Squalo嗤笑一声,往沙发里窝得更深了一点,同时还不忘伸长腿去绊眼前站得好好的男孩,“实际点吧小鬼,然后一边儿去,骚扰贝尔还是鲁斯利亚随便你。作业写完了吗就敢在老子面前晃?谁教你来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Fran被他绊了一个踉跄,他忙不迭伸手扶稳自己头上硕大的苹果帽子,这才回头怒视Squalo委屈道:“这就是ME的作业啊长毛混蛋!不然你以为ME为什么赶着上来找骂!”




男孩头顶的大苹果已经不是幻觉了,那是实打实的帽子。这就导致他很容易就会把握不好自己的重心——这点死穴已经成为其他干部们的消遣有一段时间了。


帽子是他在VARIA度过第二个周末时,鲁斯利亚在饭桌上掏出来的。明面上的理由是前辈们为后辈共同准备见面礼物。但是Fran觉得谁信谁才傻,没有人会在饭桌上掏出一个五斤重的见面礼,尤其在这个礼物还是一顶帽子的时候。



唉哟这么大的火气,Squalo欣慰地点点头,看来已经在贝尔那里被好好嘲笑过一轮了。
青年恶劣地盯着着Fran拧成一团的包子脸笑了:“哪门课,六道骸给你报的贵族女校?嗯?矜持少女的自我修养?我和白月光不得不说的一段往事?”
Fran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Squalo兴趣盎然地看着被气得半句话说不上来的男孩,把报纸随便往沙发边上一塞,嘴角挑起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弧度。





Fran很迷茫,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步。
十分钟以后。他现在正站在四楼走廊尽头的书房里,直得像一杆矮标枪,并且连大喘气都不敢。
在他面前,Xanxus瘫在沙发里,老神在在地盯着落地窗发呆。
气氛实在是太煎熬了,Fran绝望地想。他现在恨不得回到五分钟之前,掐死要伸手敲书房房门的自己。


不,既然能回去的话就回到十分钟以前好了。他想把十分钟以前的自己和不怀好意等着挖坑给他跳的Squalo一起掐死在大厅里。
啊气死了,长毛混蛋掇使人的功力真是日益见长。太混蛋了像“如果有足够的男子气概你不如去问问boss同样的问题这样六道骸也不至于把你送到贵族女校了吧哈哈”这样的激将法那个人是怎么说出口的?


男孩低下眼睛数起羊毛地毯上的小揪揪,木然地想,既然已经走到这步了那么怎样都好,反正目前为止没有听说哪个十岁以下的小孩惨死在眼前这个魔王手里…大概吧。
这个组织哪里有温情喔。他越想越委屈,一撇嘴就快哭出来了。



可是Xanxus很冤枉,他非常认真地在思考Fran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出来的问题,而他陷入沉思就会不自觉地沉下脸,看上去就凶得好像下一秒会拔枪出来打穿未成年儿童的脑子。
他想得太投入以至于忘记了提问者还在房间里瑟瑟发抖。
唔,提到垃圾鲛会想到什么?
他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了几个昏暗的画面,事情就发生在昨晚,回忆起来还心尖还会感到点点的温热。




∠( ᐛ ∠)_其实这里本来有一千字关于骑乘的描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Xanxus恋恋不舍地从回忆里醒过神来,结果看见不是突然想见一见的那个人,而是像个棒槌杵在书房正中的男孩。


他不爽地皱起眉。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ME敲了门啊。你开的啊,你是金鱼吗过眼就忘。



Fran震惊地看着这个理直气壮的男人:“没什么。ME马上回去。”
Xanxus看见对方就要从善如流的滚了又觉得牙痒痒,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得瑟一下现在无处释放的荷尔蒙,于是稍微抬高了声音:“回来,走什么,不是你问我问题的吗。”



也是你叫ME滚回去的。你果然是金鱼吧。



Fran不乐意地转过身,装模作样地掏出了纸笔,作势要记录。
“那么,BOSS看到Squalo前辈的时候会想到什么呢?”
Xanxus张了张嘴,眼前又闪过了那几个让他气血上涌的画面。
仅有的右手骨节分明,手的主人像是正遭受着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像将要溺死之人紧抓浮木一样,死死地攀上他的脖颈。两条笔直的长腿惶急地环住男人的腰,黑暗里只能听到粘腻的水声和青年偶尔被顶出来的小声呜咽。


Xanxus看着还没他腰高的男孩,大部分时间不在线的良心突然煎熬了一下。


这要他妈的怎么说。根本就不能说。
男人安静地闭肛了,他把快要脱口而出的音节硬生生转化成一声咳嗽。
“说了你也不懂,回去吧。”
Fran:“……”
Xanxus瞪他。


这个人怎么回事。所以为什么在他的领导下这个组织还没有被取缔。


难道以后ME就要给这样的人打工吗。
Fran于是磨磨蹭蹭地把纸笔变戏法一样地收了起来,然后毫不留念地滚了出去,并且很有礼貌地带上了门,留里面那个男人自己在书房里思考突如其来的哲学问题。


比起悬而未决的作业他觉得更担心一下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



再进来一次ME就是狗。关上门的时候他恨恨地在心里汪了一声。
今天的作业果然也没有完成,还被当成皮球踢了一下午。Fran悲壮地想。写个屁,谁爱交谁写吧,反正他要联机打一晚上的游戏,狠狠打爆白痴王子的狗头,然后撒泼打滚赖掉第二天的课。





茨苗怎么能辣么可爱😘😘😘

Mr.Ant_修仙中:

迷途小茨(๑´ㅂ`๑)

超可爱笑死了❤❤❤

羊肝菌_:

【同居设定】

叶不羞!你丫又抢我们boss!!!

吃我小拳拳【并不是2333】

日常感谢 @夜雨 么么哒!

抱歉久等,刚才累得睡着了hhh

今天真的累...明天更累_(:з」∠)_

先睡啦!晚安!!

Word天啊赶紧抱走抱走😍😍😍

Terra Incognita:

球和团